新聞詳情

我在察縣做法援(六)苦亦甜 ——“1+1”志愿律師張礫心

19
發表時間:2019-11-13 10:26

   

法援僅僅一個月,來自大連的年僅45歲的程東律師在西藏那曲突發高原肺梗塞搶救無效犧牲,援藏律師用生命譜寫了對黨和人民的無限忠誠,我們法律援助志愿律師都表達了敬意和惋惜。第二個月,高興振律師在全國法援律師群發微信消息“慈母病逝,在外法援,不能床前盡孝,百身莫贖。高興振泣陳”。第三個月張小平律師也發了“慈母病逝,享年66歲,撒手之時不能隨伺身側,如今陰陽兩隔,再不能見!子欲養而親不待,涕淚漣漣,痛徹肺腑!!!”。我們所有的法援律師聽到這些不幸的消息都很難過,紛紛在群里安慰,彼此鼓勵。

在北京律協慰問援疆志愿者律師座談會上,我們六個來自北京的援疆律師胡勇峰、王躍、李建國、孔建、呂鑄律師自西寧派遣會后的首次再聚首,兩個月的服務之行,大家都各有感慨,我歸納為六苦六甜。

第一種苦是忍受生活條件艱苦。先是住宿條件的不方便,有的住在辦公樓宿舍,衛生間在走廊,也可能是樓下。晚上起夜,本也去趟衛生間,一來一回就像夜跑了一圈,在運動分泌多巴胺的刺激下,再躺下就睡不著了。還有吃飯的不方便,服務地的條件各不相同,我們好在都有食堂吃飯,但是沒有食堂的就很不方便了。比如呂鑄律師從來沒做過飯,他在若羌第一次做飯時,是想做西紅柿炒雞蛋,但是他打雞蛋時,雞蛋殼丟進鍋里,雞蛋液掉在地下。他實在學不會做飯,只得求著一位同志一起搭伙吃飯,他負責買菜和肉,讓人家一定收留他,“給”他一口飯吃。這種苦也許沒多久就變成了一種幸福,借此受逼迫學會下廚;或者因搭伙同志的好廚藝讓他長胖了好幾斤。其三是不能洗澡。有的服務地不能提供洗澡的條件,只能自己燒熱水,沾濕毛巾擦拭身體。轉念想想我們國家是缺水大國,洗澡不方便就當是節約水資源了。這種種生活條件的艱苦鍛煉可能會讓人更懂得珍惜,更有幸福感。

第二種苦是適應服務地的各種氣候。有的服務地如青、藏地區海拔很高,呼吸都很困難,伴隨的是頭疼失眠等高反反應;有的服務地潮濕,冬季又冷又潮;有的服務地每年的最高溫度零上四十度,最低溫度接近零下四十度,沒有空調,幾乎八十度溫差的極暑極寒的天氣真是考驗人。新疆有的服務地干燥難耐,比如若羌這樣的沙漠地帶邊緣地區。好多人都聽過“早穿皮襖晚穿紗,圍著火爐出西瓜”,這就是說新疆一早一晚溫度的懸殊,我想正是新疆這種晝夜溫差大,冰火兩重天的特殊氣候,造就了新疆“瓜果之鄉”的美譽,這種與眾不同的異域風情體驗,此生難得。志愿律師接受、珍惜、享受,咱也趕一把“沉浸式旅游”的時髦。

第三種苦是自由職業變成早十點晚八點的坐班。從事律師職業多年,盡享了時間和工作環境的自由,早就不習慣坐班的束縛。雖然不習慣坐班,但是來到服務地必須適應服務地的工作方式,我也從最開始的不適應變得習慣,我的生活變得規律起來,睡眠也得以改善,當然,也可能是白天疲勞,晚上才睡的香甜吧。

第四種苦是周六日、節假日不能休息。雙休日的目的是緩解疲勞,恢復精力。但我們每天都必須上班。智商情商時刻在線,執業多年,難得長期保持緊張,這不失為一次身心的雙重鍛煉。

第五種苦是什么工作都得做,什么工作都要會做,沒有想不到,只有做不到。女人變男人,男人變超人,法援的多樣化服務實現了人的“質變”。

第六種苦是孤獨和寂寞。下班后,沒有陪伴,沒有人交流。一個人的時候倍感孤獨,就開始牽掛著家里孩子、丈夫(妻子)、父母的身體健康。然而遠隔千山萬水,什么都無能為力,你的全部精力只屬于服務地的工作。這時候孤獨寂寞是一種困境中的體驗,又是一種修養。

我看到了一篇關于吃苦的文章,“吃苦的本質是長時間為了一件事聚焦的能力,以及在為了做一件事長時間聚焦的過程中,所放棄的娛樂生活,所放棄的無效社交,所放棄的無意義的消費生活,以及在這個過程中自控能力和自制能力,以及堅持能力和思考深度。這才是吃苦。”對比一下,我們似乎都在吃苦。可是投身法援事業,是我們法援志愿律師無怨無悔的選擇,我們是心甘情愿地選擇吃苦。因為通過我們的工作實現了法律援助工作的意義,我們感覺比吃了蜜都甘甜。

111111.jpg

王安石在《游褒禪山記》中說,“世之奇偉、瑰怪,非常之觀,常在于險遠,而人之所罕至焉,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”。不僅處于險阻、僻遠的奇妙瑰麗風景需要持之以恒、矢志不渝的精神才能看到。世上許多事情想做成功同理也需要敢于堅持、探索、克服萬難。雖然堅持做一件艱苦的事,比你想象要難得多。但是我們都是為了我們的追求才義無反顧地堅持下去,我們的內心是無比愉悅的。正是我們法援律師身上這種能吃苦、守初心、擔使命的責任感,和堅定的內心、堅毅的品格,才讓“1+1”法律援助事業綿延不斷,持續下去。


會員登錄
登錄
回到頂部